登录
论坛 > 特別報導
发帖|
看4135|回0|收藏
arrow 看全部
2011-5-8 14:46:19
● 薛涌
波士顿通讯

  5月1日奥萨马被美军击毙,历史终于翻过了难忘的一页。奥萨马之死,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自九一一事件以来,奥萨马被美国穷追不舍,无力攻击美国本土。反恐也早已不是美国选民的首要议事日程。

  在阿拉伯世界,奥萨马的目标是通过暴力搞掉埃及、叙利亚等世俗政权。但在当今的中东革命中,穆巴拉克已经下台,叙利亚、也门的独裁统治也风雨飘摇,苟延残喘的卡达菲在那里不时地嘟囔造反的年轻人是受了奥萨马的煽动……一句话,阿拉伯世界的人民正在把独裁者拉下马,但采取的不是奥萨马的恐怖主义方式。这些,都说明奥萨马已经是个过时的历史人物。

奥巴马过去两年“跛脚”

  也许,奥萨马之死最直接、重要的政治功能,就是使美国真正有了总统。按照中国传统的中央集权的政治观念,“国不可一日无主”。草根民主社会,则经常可以不靠强力的领袖而运营自如。不过,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正面临重重挑战,需要强有力的领袖渡过难关,但在过去两年的历史关键时刻,美国在某种意义上处于“国中无主”状态。

  不要忘记,就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奥萨马被击毙的三天前,也就是上个星期三,他同样出来讲话,题目却是自己的出生证。当时他解释说,这本是个很无聊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居然主宰了媒体,乃至他不出来澄清就无法使美国回到真正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看看这有多搞笑:当了两年多总统,真的假的居然还成了问题,要特别出来验明正身。

  是媒体炒作吗?媒体人士出来辩解说:奥巴马已经就任总统两年多,但25%的美国人,45%的共和党人还怀疑他的合法性,即他是否出生在美国。媒体大腕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作为共和党人参加2012年的总统竞选,并口口声声质疑奥巴马的出生证。这若仅仅是个娱乐明星煽情也就罢了,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民调显示,他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已跃居第一位。面对这样的局面,媒体怎么能漠视?可见,这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问题,而是代表了一股庞大的社会力量。

  许多保守派白人选民,完全无法接受第一位非白人的总统。奥巴马一直被许多共和党人描绘成“第三世界的独裁者”及“法西斯”等等。茶党集会,提起奥巴马一直不呼其“总统”的头衔。共和党大腕政治家、跃跃欲试地准备参加2012年总统大选的金里奇,甚至称奥巴马为政是“肯尼亚反殖民主义者的行为”。连当年布什的笔杆子弗鲁姆(David Frum)也痛心疾首地说:两党之间本来有许多严肃的政治和政策问题需要辩论。但是,当你几乎把总统的美国籍给开除了以后,还有什么严肃的辩论可以进行?显然,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两党竞争,并使美国政治陷入瘫痪。

  再看看美国目前面临的挑战:联邦负债14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7%,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到了负债的法律极限。这笔债务摊在每个美国公民头上为4万6000多美元,几乎达到美国家庭的中等年收入。其他公私债务,如州政府的债务、地方政府的债务、个人信用卡债务、未偿房贷、企业债务等等还要另算。如果把所有债务加起来,如今美国人均欠债接近18万美元,每年为债务支付的利息,平均到每个人头上也有1万1000美元以上!更为可怕的是,美国正面临着婴儿潮一代大规模的退休,领退休金的人口急剧膨胀,纳税的劳动人口比例日益减少,“社会安全”越来越入不敷出。如果不进行改革,债务还会不停地滚大,美国破产已经不是句玩笑。

  在这种咄咄逼人的财政危局之中,共和党和奥巴马都先后提出了自己的赤字消减计划,开始了一场意识形态的对决。这两个方案,目标都是在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消减赤字4万亿美元左右,但在具体的实现手段上则各执一端,互不相让。共和党要求减税刺激经济,同时消减社会福利,减少政府赤字;奥巴马主张在富人头上加税,同时尽可能维持现有的社会福利。
  仔细审视就会发现双方都在画饼充饥。共和党减税的直接后果是政府财政收入萎缩,赤字可能更大。共和党的理由是:减税会刺激经济,带来税源增生。这道理虽不错,但经济增长就像股票增值,任何人都无法预测。政府怎能把财政的稳定建筑在假设的增长之上?《经济学家》指出,即使我们接受减税必然刺激增长的“规律”,共和党的方案也把这种规律的效应放大了四五倍。奥巴马的方案同样问题重重。拒绝消减福利,赤字随着婴儿潮的退休必然节节攀升。给富人加税,一年所带来的不过是1150亿美元的额外岁入,面对14万亿之巨的联邦债务实乃杯水车薪。

  双方之所以不敢面对真实的债务问题,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既反对消减现有的政府服务和福利,又不想为之埋单、极力反对增税。结果,奥巴马站在保卫现有的政府服务和福利一边,共和党则站在减税一边,都希望靠着50%出头的支持率在选举中压倒对方。真正要解决问题,还是双方妥协:奥巴马答应消减政府服务和福利,共和党接受增税。不用说,达成这种两头不讨好的妥协,需求巨大的政治勇气,需要力排众议的强力领袖。

  可惜,当美国最需要这样的领袖时,奥巴马却被共和党描绘为不合法的总统,甚至不是正牌的美国人。这样他还怎么和共和党讨价还价?

  成功捕杀奥萨马,则让奥巴马令人信服的展示了谁是一国之主。奥巴马在宣布奥萨马被击毙的全国电视讲话中明确指出:他自上任之日起就把追捕奥萨马列为首要议事日程之一。自去年发现奥萨马行踪后,几次召集国家安全会议,直到4月锁定奥萨马住所,最后他亲自发出攻击命令。事后更有报道,奥巴马在行动开始前来到指挥室,通过卫星技术直接向前方下达攻击令,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全部和他在一起,如同看实况录像一样督战,现场照片已经成了里程碑式的“历史时刻”。一句话,这是在他亲自领导下的业绩。

  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奥巴马和布什的对比。布什反恐叫喊得凶,但操作起来一塌糊涂。当年在阿富汗的托拉波拉(Tora Bora)明明已锁定奥萨马,但布什关键时刻不敢直接投入美军,相信拉姆斯菲尔德所迷信的高科技,依靠明明靠不住的阿富汗盟友,放走了被围困的奥萨马。后来节外生枝地入侵伊拉克,使阿富汗局面每况愈下。奥巴马则特别强调,他在竞选时就说过:如果发现奥萨马在巴基斯坦,他会决然地单方面行动将之追杀,不管巴基斯坦方面什么态度。这次行动地处巴基斯坦腹地,事先没有会知巴基斯坦,而且放弃了惯常通过无人驾驶飞机施放导弹的“怯弱”套路,孤军深入,致使奥萨马和儿子等四人全部被击毙,没有误伤任何平民,美军也无一伤亡。行动完成后,奥萨马迅速按照穆斯林的习俗在一天内海葬。处理得相当人道。相比之下,布什任上处决萨达姆,简直像是一出闹剧。

共和党人酸溜溜

  在事后的一系列分析中,连共和党人也不得不承认,奥巴马在这关键时刻的决策,以巨大的勇气承担了极高的政治风险。一旦行动失败,美军承受伤亡不说,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也会陷入危机,在世界上信誉扫地。想想卡特当年伊朗营救人质行动的失败,就在政治上埋葬了他这位总统。奥巴马也正是在这样严峻的历史时刻不辱使命。

  四天后,奥巴马造访纽约世贸中心旧址,告慰911的亡灵。他事先向布什发出邀请,布什出人意料地拒绝,理由是他宁愿躲开媒体的聚光灯,不愿意给人有一国二主之印象。其实,现在谁是总统,美国选民已经一清二楚: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捉杀奥萨马是奥巴马的功劳,只有一半人认为布什也有功劳。目前华盛顿政界议论纷纷,称布什左右对奥巴马这次独领风骚深感不满,暗中抱怨奥巴马没充分承认布什的功劳。这种酸溜溜的感觉并不令人奇怪。国防、外交、反恐,一直是共和党的“杀手锏”。

  至少自里根以来,选民在这些问题上以压倒的优势信任共和党。即使布什卸任前民望触底时,在反恐上他还是更能获得选民信心。但奥巴马凭着捉杀奥萨马这一个行动戏剧性地改变了这一切。乃至右翼的《华尔街日报》哀叹:现在共和党内,除了麦凯恩和佩林这对2008年大选搭档,谁还能谈外交政策?到了2012年大选,共和党在这一传统强项已出现无将可派的危机。

  如上所述,反恐已不是美国选民关心的首要问题。击毙奥萨马虽使奥巴马的支持率大幅上升,但这种上升主要集中在反恐、阿富汗战争等国际事务上,在经济这一选民最看重的问题上,奥巴马的支持率依然很低。当年老布什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后支持率跳过90%,转眼就被克林顿赶下台,奥巴马现在50%多的支持率更不足以保障连任。但是,捕杀奥萨马使奥巴马成为了真正的总统,对他处理内政问题有着重大影响。

  当今美国最大的内政问题就是消减联邦赤字。主张大幅度消减政府经费的共和党惟独在国防开支上拒绝消减;主张最大限度维持政府开支的奥巴马则力主消减国防预算,移钱挽救社会福利。过去,奥巴马对五角大楼动刀,极右翼会攻击奥巴马是阴谋缴械美国的外国第五纵队。现在奥巴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说从伊拉克撤军,并且信守承诺。现在伊拉克变得更强了。我说在阿富汗增兵,现在又捉杀了奥萨马。我许诺在消减国防经费的情况下保障美国的安全,这也不是张空头支票。”对此,共和党已无法把他当做弱势总统来对待,必须认真与之讨价还价。所以,奥萨马固然是过时的历史人物,但他的死帮助美国翻过历史的一页,得以专心致志地面对未来的挑战。

Gothamisland.com

Powered by Discuz! X3.4

首页|标准版|触屏版|电脑版